金华网-金华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 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常在河边走

长篇网络玄幻搞笑小说《老杨头的奇遇》,欢迎广大网友续接捧场。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8-8 10:3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故事精彩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8-8 11:26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目测此贴必火!~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8-8 11:26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目测此贴必火!~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8-8 14:14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09:1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讲到哪了?俺接着写,呵呵。
感谢楼上网友的鼓励与支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09:20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13、急召特工
    普京为了加强亚欧大陆垮区域合作,希望泰国能成为他的铁杆盟国。于是,刚完成学业的英拉便回国参政,在哥哥与普京的辅助下,被正式选举为泰国新一任总理,在极短的时间内登上了泰国的权力之巅。
    谁也没想到,英拉刚执政,就遭遇到老杨头引发的水灾,泰国变得满目疮痍,千疮百孔,国家投入的大量建设化为灰烬。要命的是,鲜花一般的美女总理身心因此遭受严重摧残,执政期间三天两头做恶梦,每次梦见自己被洪水围困。
    看到心爱的女人遭受如此的折磨,这让普京又心痛又愤怒。
    在他看来,在世界武林中,中国是一个可怕的国家,威力不可想象。老杨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像传说中龙的样子?安理会能容忍他的武功,“巴马大黑个我都不怕,岂能容忍这样无知的一个老头?!?”
    总统办公室里,普京急电美女间谍叶娜莎,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射杀老杨头。
   诸位有所不知,俄罗斯美女间谍叶娜莎这两天正与美国政府通缉犯斯诺登拍拖,叶娜莎敬佩斯诺登的才情与无畏,斯诺登迷乱于叶娜莎的冷艳与多情,他俩置生死于不顾,正爱得你死我活,躲在俄罗斯机场很多天都不曾露面,让美国干着急。
   “普哥,这家伙太不上路,不该说的也兜了个够,让我下不来脸面,这回说什么你也得‘完壁归赵’”!
   “巴弟,你的话我能不听吗?上次我就表过态了,让他赶紧离开我的地盘,可这小子死纠着不肯走,我能明着赶吗?”普京非常文雅地吸了一口雪茄,慢悠悠地继续煲着电话:“这事也是急不得的,大家都盯着呢,总得让我想个两全齐美的办法,现在当个国家一把手也真的不太容易,今天这里****明天哪里****,总想着让你下台,我的背上至今还插着几把刀呢!”普京发现电话的那头没了回音,赶快小心翼翼地把电话挂了。
    在叶娜莎的秘密公寓里,世界头号通缉犯正在尽情地逍遥。“亲爱的,你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吧,省得全世界的人民都记挂着你,一刻都不得安宁。”叶娜莎从斯诺登的怀里奋力挣脱,然后甩了甩自己的金色长发,趴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,“我的老板来电话了,又是破事,但我必须出去一趟,你懂滴——”
    可怜的老杨头并不知道自己闯了天大的祸,这么招人讨厌。此刻他正稀里糊涂地泡在海水里,白天看太阳,晚上数星星,到底漂流了多少天,一概不知。他以为过往的船只肯定能发现他,向他抛下救生圈,可是,汽笛声近来又远去,始终没有光顾他,渐渐地他开始生气了,接着绝望了。终于有一天,他看着太阳熟悉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天边的云雾里,感觉到生命运行的轨迹即将消失,心里徙然悲伤了起来——人的一生,是不是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了?
   “别了,亲爱的妻子,我再也不白你了,再也不能叫你村妇了!别了,女儿,爸爸再也不能骂你了!我永远爱你们!”
老杨头精疲力竭时却醍醐灌顶,懂得以前让他烦恼的生活原来是这样的令人向往,他真的不愿意就这样永远地合上自己的眼睛。这时,他的眼前变戏法似地冒出了一根枯树枝,他像一只蟾蜍一样艰难地爬了上去。
    没过多久,他做起了美梦——梦见自己正驾乘着一只小帆船,在蔚蓝的大海里随波逐浪自由遨游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3-8-9 09:38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每日一顶不会沉底儿!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09:56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14、搁浅沙滩
    在南美洲一处国际旅游度假中心的沙滩上,随着一首首热烈奔放的拉丁舞曲,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正在柔情四射地翩翩起舞。
点点年休,这次举家而来参与其中。她跟游客们一起刚跳完几支舞曲,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,于是拎着鞋子独自行走在沙滩上,细沙被踩在脚底下,痒痒的,让她不由自主地笑出声来。
   “沙滩上的感觉真好,只可惜离家远了点。”点点捋了捋摭住眼睛的头发,抬头放眼远望,细心的她发现岸边躺着一个人,好奇地走了过去。
     “咦,此人蓬头垢面的,不像是游客呢。点点伸出白净的手指,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此人的脸颊,没动静;又拍了拍脸部,还是没动静。
     “情况不妙,要不要报警呢?点点犹豫地捏住了此人的鼻子。
    这招真灵,老杨头一咕噜坐了起来。这是哪儿呀?脏兮兮的手擦了擦眼睛,有气无力地问。“有吃的吗,肚子咕咕叫了。”
在舞会现场,摆放着不少点心与饮料,那是活动中心特为游人准备的。点点把老杨头带到免费餐桌前,尽管怀着一肚子的疑问,但还是先让他吃个饱。
    以前只知道自己做的鸡蛋饼是天下独一无二的,没想到,南美洲的糕点比自己的拿手好吃还要强一百倍,这让平时喜欢占着小便宜的老杨头欣喜若狂,两眼露出狼一般贪婪的目光。他吃了一块又一块,等餐桌上的糕点不见了之后,老杨头又拿起饮料狂喝了起来。
   “嗯,这饮料都比酒好喝,”老杨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视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餐桌,围着点点转悠了半天:“你是天使吧,听说天使是有翅膀的……”没等眼前的天使提问,他自个一五一十把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完整地述说了一遍。
   “我是永康大陈村人,跟婆婆吵嘴出来散心的。你是哪的?”点点抽出一张餐巾纸递给老杨头。
    “我老家就在婺城九峰山脚。”听说点点是大陈村的,老杨头马上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的感觉。
    “我的堂侄女两年前嫁到你们村上,侄女每次回娘家都会说说你村的情况,听起来发展很快呢。”
  “主要是村领导班子很务实,肯干。”说到这,点点好像记起了什么,“跟你打听一件事,听说九峰山脚开建了一个很大的水上乐园?九峰水上乐园的广告都做到我们家门口了!”
   “呵呵,九峰水上乐园这两天已经正式开园了,老远的地方都赶来了,孩子不少呢!”老杨头拉着点点坐下,关心地问,“你家孩子男孩还是女孩,今年多大了?”
   “男孩,四岁了。”点点鼻子一酸,“出来好几天了,婆婆肯定想孙子了。”
   点点有点难过地说,以前觉得婆婆像个巫婆,老是施计破坏她与丈夫的关系。远离她之后,才发现她并没有那么可恶,“其实,婆婆蛮勤快的,家里收拾得清清楚楚,对孩子也特别宝贝,孩子也喜欢跟奶奶,好几次夜里闹着要找奶奶。”
   “其实,一家人能凑在一起,就是缘份,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,除了家人,没有什么事能让人耿耿于怀的。”说到这,老杨头揉了揉眼睛,头一回想哭。
   点点受得高等教育,长得清秀水灵,大学里追她的人排成一个团。结婚后才发现,自己的先生原来是那么平凡,觉得自己挑来挑去却选中了一棵大白菜,让自己吃了不少亏,于是动不动拿夫家撒气,觉得夫家真是有眼不识泰山。这回听老杨头这么一开导,她的心里也豁然开朗了。
   “你这人看着粗糙,心底倒是蛮细的。”点点怕他想家,赶紧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咧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10:24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白马湖畔 发表于 2013-8-8 11:26
目测此贴必火!~~

有你们的支持,我就有动力了~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10:2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10:2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竹本无心 发表于 2013-8-8 10:32
故事精彩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10:28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逍遥自在 发表于 2013-8-4 23:06
感觉不错

感谢支持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10:2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旗木 发表于 2013-8-7 08:40
广众网第一篇长篇小说诞生啦!

谢谢支持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10:31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adminzw 发表于 2013-8-6 09:13
好贴子

谢谢支持与鼓励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8-9 12:3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15、沙滩奇遇
    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·卡斯特罗因胃肠出血接受手术后,便把国家最高权力移交给自己的弟弟劳尔,自己逐渐退出政治舞台。这天他和妻子正在古巴的国际度假中心观光休息。
    这天南美洲沙滩上举办狂欢派对,正是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为他的哥哥举办的庆生会,古巴举国上下都沉浸在一片欢快的海洋里。
    老杨头是个地地道道的乐天派,小时候的理想就是长大了要当一个徐霞客那样的旅行家。尽管举目无亲,但见到眼前游人如帜,食品又是琳琅满目,他马上来了精神,随着音乐的节拍跳起了企鹅舞。
    代号为“黑寡妇”的叶娜莎,接到总统的指令后,躲在角落里利用卫星定位扫瞄着南美洲沙摊上发生的一切。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的老杨头,此刻还在叶娜莎的电子镜头里兴高采烈地跳着四不像舞蹈呢。
   “呵呵,原来是这么个糟老头啊?”叶娜莎观察了一会,会心地笑了。显然,老杨头的形象太出乎她的意料,“杀鸡焉用牛刀?”
    只化了几个小时,叶娜莎只身一人就到达了目的地,静静地守候在老杨头的身后。
    老杨头年轻时身材不错,挺苗条的,在大学里还学过舞蹈,后因老踩女伴的脚而招来一致讨伐,被迫弃舞。走进社会后,他自练了一手鸡蛋大饼,改革开放后在街头申请了一个摊位专供鸡蛋饼,深受市民的喜爱。事业刚刚有所起色,紧接着就开始结婚生子。由于平时忙忙碌碌的,多年来他没踏进舞池一步。
    虽然往事不堪回首,但当年的舞姿依然注目,在一群非常正规的国际交谊舞里,他的企鹅舞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。
    “哦,舞蹈倒是别具一格,比他本人好看多了。”当最后的舞伴离开之际,叶娜莎拔出手枪瞄准了老杨头,“对不起了,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。”就在准备扣动扳机的一刹那,老杨头恰好扭过头来——在老杨头的眼里,眼前的这个女人,既有女人迷人的魅力,又有军人特有的英武。就算那个让他神魂颠倒的白娘子,也远远没有眼前这个女人这样充满魅力。他根本没有想到,这位特别的女人是冲着他来的,他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
    就是这个欣赏愉悦的笑容,让叶娜莎忘记了自己的使命。在她的记忆中,临死前的目光不是绝望害怕就是讫求讨饶,而这个男人欣赏无畏的目光,颠覆了一切。
      “小姐,能有幸与你共舞一曲吗?老杨头很绅士地朝叶娜莎伸出手来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 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金华网 ( B2-20100034 )

GMT+8, 2020-1-28 09:1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